• 首页
  • 当前位置:河南省电子信息产业门户 >> 行业资讯 >> 星光论坛 >> 信息产业 >>
     
    如何用“产业互联网思维”摆脱“小微金融困局”?
    作者:未知    来源:钛媒体    更新时间:2018-11-07 11:30

      1974 年,被称作「穷人银行家」的穆罕默德·尤努斯在孟加拉国创造了一种利用社会压力和连带责任而建立起来的小额贷款模式,到 2016 年,这家穷人银行累计发放了 165 亿美元贷款。
     
      但格莱珉银行适应的是孟加拉地区的风土环境,它还不能解决中国当前的问题:如何用更高额度、更低利率让有进取心的小微企业得以迅速壮大。
     
      拥有两三百家门店的服装老板石晓华也很苦恼,尽管他和银行一直关系融洽,也尝试过多种互联网供应链金融产品,但他始终都没有找到一款适配于他所在产业、用起来得心应手的金融产品。动辄就是要他抵押房子,要不就是让他提供担保,亦或是采购季节资金链紧绷之时,已经批准的贷款难以快速到账。
     
      总之,他的用户体验并不是很好。
     
      无论从企业家本人致富,还是从解决就业角度,扶贫、纾困小微企业,已不仅仅是提供资金这么简单,「授之以渔」、深入产业提供定制化的贷款方案,为上下游供应链赋能,是这个时代提出的更高要求。
     
      但同时,一种「银行都嫌贫爱富,都是热衷于鞍前马后效劳于大企业,对小企业不闻不问」的论调几乎是行业里的共识,也成为一种被写进教科书的铁律。什么样的银行能颠覆这样的铁律?我始终抱着怀疑态度。
     
      而到了新零售时代,由于消费者越发挑剔的口味,供应链上的小微企业压力倍增,这种压力最直观地就体现在资金缺口上。
     
      在贡献了 80% 的就业机会与 60% 的 GDP 的同时,小微企业产生了颗粒度更加细碎独特的金融需求,但正是小急短频的特性与抵押物不足、财务不规范的特点一直让他们游离在主流金融机构的视野之外,小微企业融资也因此一直是一个世界性难题。
     
      化学反应
     
      「无论你的流水有多大,利润多么被银行认同,没有抵押物,它是绝对不贷款的。」在谈及自己与银行的合作时,石晓华依然感慨万千。
     
      2002 年,石晓华在深圳开出了西遇服饰的第一家门店,把美国的设计带到国内,伴随购物中心崛起一路开店,销售额已数以亿计,互联网化进程也颇为顺利。
     
      但石晓华一直有着不能承受之重:他的上游供应商是维系着门店运转的生命线,每一天,羽绒、橡胶和 PVC 这样的服装原料都会从流向他供应商的工厂,再变成商品进入门店。
     
      “材料价格波动是我们的心腹大患,橡胶、棉花这一类原材料常常半个月内就会发生近 20% 的大起大落,如果我的供应商不能及时拿到资金去采购,成本的飞涨将非常恐怖。”石晓华告诉周天财经。
     
      中国制造越发需要一种能够与其供应链周转速度相匹配的定制化金融服务。在新零售带来的快节奏变化的供应链环节中,银行固定而又繁琐的手续,漫长的授信周期仍然是家常便饭。
     
      “传统银行放贷只认固定资产,无非是企业厂房,高科技机器设备和商品房,我们是轻工业制造业,没有前两者,只能自己买房去申请抵押贷款。”石晓华认为。
     
      小微企业融资难是全球性难题,而传统银行的运作规则,其实是依照计划经济时代,大国企拥有众多固定资产所设计的解决方案,已无法匹配新零售时代需求。此时,推动着产业互联网的民营互联网银行们就成了中国制造的救命药方。
     
      以移动支付、数据化供应链金融为代表的新金融,和生鲜电商、无人售货、反向定制等为代表的新零售,开始发生奇妙的化学反应:在付款码与 POS 机的另一端,连接着个体户、电商、制造商乃至村镇企业——中国民营经济的毛细血管,而收单和经营流水的数字化,意外地为新零售的融资创造了评判依据。
     
      “互联网银行把我们的流水、交易行为变成了一种资质,让我们拿到了无抵押的纯信用贷款。”
     
      双方一接触,很快就有了定制化产品。由此,今年 3 月,西遇从作为互联网银行的网商银行拿到了第一笔自保理融资,一周内就顺利到账,网商银行,一个更为人知的别称是「马云创办的银行」。到了 5 月,更丰富的流水与交易数据让西遇的授信额度翻了三倍。然后,西遇通过自保理额度,再给上游供应商提供资金。
     

     
      对西遇来说,灵活调配的授信额度,成为他们锁定优质供应商的关键所在,在为上游供应商提供提前收款权益的同时,更上游的原材料供应商的账期也随之缩短,整个链条的资金流得到了缓解,现在,西遇供应商的账期从原来的 60 天可以缩短至最短 15 天,产业上下游的黏性得以加强。
     
      “大家总说国产质量不好,当供应商资金吃紧时,为了不亏损,唯一的选择就是用更便宜更次等的原材料。”石晓华认为,提升国货品质,新零售金融是至关重要的方式。从西遇案例中我们能看出,没有新金融的支持,国货很难做强并形成自己的议价能力,在产业链中也就越发受制于原材料等环节,新零售最为倚重的品质升级,自然也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石晓华的个人经历,给我提供了一个理解产业互联网的窗口:以定制化的解决方案赋能产业,帮助小微企业摆脱长不大的怪圈,才是产业互联网的应有之意。
     
      产业互联网思维:用数据代替不动产
     
      2017 年 5 月 19 日,银泰商业退市,这家百货品牌开始被纳入阿里体系,阿里新商场事业部负责人鄢学鵾也加入了银泰,成了这个购物中心的 CTO。
     
      鄢学鵾来到银泰的第一项重点工作,就是把银泰会员数字化和与阿里会员体系打通,使得商场与会员的联结方式由一个手机号码变为阿里账号。从而做到会员可识别、可触达和可运营。
     
      到今年 9 月,银泰商品数字化程度已经达到 58%,而消费者可见的,便是室内导航找店、互动大屏选货。另一端,POS 机和二维码支付清晰的描绘了每一个消费者的消费行为,顾客产生的消费轨迹、动线、热力图,也为经营者提供经营决策参考。
     
      银泰的数字化进程为金融业务提供了数据土壤,也就让银泰的入驻商家,有了取得贷款的可能。
     
      银泰的联营商户由银泰统一收银,一般会有一个月到一个半月账期。网商银行会据此提供应收账款池金融服务,商户可以提前拿到货款,用于周转。待银泰将销售款给商户时,系统会自动判断贷款余额与应收账款之间的关系,如触发条件,新到账资金可自动用于商户偿还贷款。
     
      目前,这项业务展开两周就审批了 13 家商户,放贷超过 200 多万元,速度远超以往。越早拿到货款,就能越早开始新一轮的「备货 - 销售」周转,在一定时期内周转次数变多了,可能带来的是几倍于之前的利润。
     
      换句话说,实现同等利润,周转变快的情况下,其实让占用的流动资金变少了。
     
      入驻商户喆然服饰 CEO 史海东认为,周转变多,销售额也就变多,直接好处是他会在银泰开更多的店,互联网银行所注入的流动性,让银泰和喆然实现了双赢,这也成为新零售金融的显著特征。
     
      在涉及线下商圈场景时,银泰模式一旦跑通,新零售金融也就有了快速复制的可能。
     
      这些金融服务的核心,是用经营数据去代替以往抵押物与固定资产扮演的角色,通过经营数据去发现小微企业融资需求,也通过经营数据去判定小微企业的真实资质。
     
      与以往传统的供应链金融不同,西遇和银泰城分别代表的自保理业务和应收账款池融资,这样的新零售金融实验,虽然脱胎于供应链,但核心依然是新零售渗透带来的海量、全面的数据支撑。
     
      如果说供应链金融是站在财务角度窥斑见豹,那么新零售金融则是站在一个更高的视点,通过多维度数据全面审视企业风险,从而做到用数据替代不动产。
     

     
      互联网银行与传统金融服务方式的差别在这项业务中得到了更鲜明的体现——对传统金融来说,希望通过更多的数据来证明一家企业的安全可靠,互联网银行则乐于将企业先当作是「好人」,再通过数据一步步剔除风险。类似于法律概念中「有罪推定」和「无罪推定」两种理念的区别。
     
      沸腾的毛细血管
     
      2015 年马云在创办他的互联网银行之时,为其设计的KPI是 5 年内服务 1000 万家中小企业。三年多过去,按副行长金晓龙最新公布的数据,截至今年 9 月 30 日,网商银行及其前身阿里小贷一起累计服务了 1170 万小微企业和个人经营者,其中涉农用户 460 万,户均贷款余额 3 万。
     
      这些“服务”,并非指帐户服务、支付服务、理财服务,而是有 1170 万小微企业和个人经营者拿到了贷款——在成立满三年后,这家民营银行累计放贷已经达到了 2.14 万亿人民币。按银监会口径,这些贷款中的 93% 都属于为小微企业提供的普惠性贷款。
     
      遗憾的是,由于政策约束,包括网商银行在内的几家民营银行在线下建网点和吸储上都有限制,存贷汇只剩贷汇,使得互联网银行的资金来源不是储户,而是其他金融机构,这导致互联网银行有着更高资金成本,其服务于小微企业的能力也有所受限。
     
      但好在,拥有互联网基因的银行正在多起来,从新网银行到微众银行,基于数据驱动来评定用户资质的方法论开始变得成熟起来,这些摈弃传统抵押物思维的中国民营银行,将守旧而效率低下的中国银行业,带来了新的变量,而以与产业紧密结合的方式注入流动性的案例,在世界范围内确立了中国模式。
     
      回到本文最初的疑问,有没有一家银行是不嫌贫爱富的?其实,这里的“富”,换一种表述可能更恰当:抵押物和固定资产。传统银行嫌的是没有这些东西,并不代表他们真的嫌“贫”。受限于技术,传统银行更多会依靠抵押物和固定资产去对冲风险。而互联网银行找到了让金融业摆脱嫌贫爱富污名的方法论。
     
      由于互联网银行率先以产业互联网思维去改造传统制造业,开辟了一片增量市场,人们预想中民营银行与传统商业银行的短兵相接并没有发生,相反,双方利用自己特有优势,为饱受诟病的小微企业融资难找到了一个高效、又能够复制的模式。
     
      而在这背后,则是云计算、大数据创造的新零售与互联网银行们新金融能力相结合所酝酿的独特金融业态。从购物中心到线下商超,乃至深藏在大街小巷的个体户经营者,民营经济的毛细血管正在沸腾起来。
     
      有趣的是,一部产业互联网变迁史,并非由传统互联网大公司,而是由中国饱受争议、面临监管强力限制的金融科技行业率先掀起的。
    [我要纠错]    责任编辑:曾雪 
    明星企业更多>>
    河南泰诺电子有限公司 新开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
    鲜易网 河南黑蜘蛛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
    河南省美一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景安网络
    河南海融软件有限公司 河南新飞电器有限公司
    我要投稿
    中关村 2014江西省互联网大会